e度里文学 励志/名言

野草夏衍读后感

  • 编辑:e度里-文学
  • 浏览:1068
  • 添加时间:5年前
  • 最后更新:5年前

《野草》是夏衍早期的一篇很有名的散文。夏衍是现代剧作家、革命戏剧和电影运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。在《野草》中,作者通过对种子、野草和生命力的歌颂和肯定,表达了他对黑暗现实重压的蔑视,对民众力量的信赖。本文揭示了一个真理:民众(野草)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。

夏衍这篇杂文,写于抗战中期,中心意思是鼓舞人民坚定抗战胜利信心,用的是象征手法。用野草象征顽强的生命力,不自夏衍始,白居易有“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。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的诗句,鲁迅有《野草·题辞》的名篇。夏衍的新贡献,是在于将野草这一象征形象,表现得更加完整,赋予它的象征意义更加广泛,刻画出了新的艺术意境。首先,作者用强烈的对比,表现了野草不为人所注意,而实际上是巨大无比的力量。一方面是任何机械力都不能将其完整地分开的致密而坚固的头盖骨,一方面是普普通通的种子;一方面是横压其上、密布其旁的巨石,一方面是看似柔弱的小草:彼此争斗的结果却是种子和野草的胜利,骨骼被切分,巨石被掀翻。对于骨骼与巨石这些庞然大物,野草是一种“可怕的力量”。这是作者要告诉我们的第一点。其次,作者分析了野草的力量之所以如此之大,是在于它的“韧性”。它是一种不断生长着、扩大着的生命力,它不求速胜,而能“长期抗战”,不达目的,决不终止,这样,它就使一切强大之敌显得脆弱而渺小了。再次,作者又分析了野草所具有的乐观主义=精神。生长的条件无论怎样恶劣,它也不会悲观和叹气;它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斗争性,它为经受磨练而更加意气风发;它对自己的前途充满自信。野草的力量是一种强大的、韧性的、乐观的、有前途的力量。这人格化了的野草,绝妙地、完整地、贴切地象征了正在坚持“长期抗战”的我们的伟大中华民族,和神圣的民族战争的光明前途。在借用野草歌颂民族精神的同时,杂文又借那种见不得风雨、需要特殊抚植、苟安于玻璃棚中的“盆花”,对国民党政府在抗战中所表现出来的依赖性、软弱性、妥协性,也作了形象的揭露和尖锐的讽刺。为与朴素的野草形象相吻合,杂文取朴素的文风,不事雕刻,力避华美。开头貌似闲谈,意在反衬,自然地引起下文,最后以“哄笑”盆花嘎然结束,起的自然,收的利落。

这篇散文最突出的特点,是寓意深刻,哲理性强。作者描写的是自然界的生物现象,但影射和隐喻的却是社会生活现象。作者与当时许多革命文艺家一样,他作的不是风花雪月式的“闲文”,而是革命文学。他如此强调野草的力量,把那些被人们踩在脚下的野草之力说成“世界无比”,其用意就在于唤起民众,使其意识到自己的力量,进而行动起来,达到自己的目的。

文中的哲理性,是通过作者对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的详细观察,通过对新奇、具体而又相当典型的自然现象的描绘展示出来的。比如,种子的生长之力能够分开机械力难以分开的头盖骨这个例子,就是一般人不易具备的知识,因而显得新颖奇特,也很典型。同时,为了避免以偏概全,作者紧接着又列举了一系列尽人皆知的普通事例来进一步说明之。而用普通事例来说明问题又容易失于平庸和索然寡味,于是作者便对这些普通事例进行了深入的开掘,提炼出微言大义的哲理来。

“为着向往阳光,为着达成它的生之意志,不管上面的石块如何重,石块与石块之间如何狭,它必定要曲曲折折地,但是顽强不屈地透到地面上来,它的根往土壤钻,它的芽望地面挺,这是一种不可抗的力,阻止它的石块,结果也被它掀翻……”作者从一粒种子的生长过程中发现了不可抗拒的力量,这就提炼升华出一种哲理性很强的思想。

这篇散文的立意,是通过层层点染,逐步深化的,到了最后,画龙点睛,妙语惊人。

野草夏衍读后感(二)

这几天,我们学了《野草》这一课,我读后深受感动。

作者夏衍通过描写小草,来赞美了小草顽强不屈的生命力,也赞美了民众的抗战力。

种子的力量非常大。

人的头盖骨,结合得非常致密与坚固,任何机械都不能分开,后来,有人把一些植物的种子放在要剖析的头盖骨里,给它以温度与湿度,使它发芽,这些种子便以可怕的力量,将一切机械力所不能分开的骨髓,完整的分开了,植物种子力量之大,如此如此。

我爱野草,因为它有一种力,这种力,是一般人看不见的生命力,只要生命存在,这种力就要显现,上面的石块,丝毫不足阻挡,因为它是个一种长期抗战的力,有弹性,能屈能伸的力,有韧性,不达目不止的力,

作者从小草顽强的生命力启示人们面对困难要有顽强的意志,克服一切阻力奋然向上,鼓励人们勇于斗争,给人以力量,

我赞美小草,同时也赞美它那顽强的生命力。

野草夏衍读后感(三)

《野草》是夏衍早期的一篇很有名的散文。夏衍是现代剧作家、革命戏剧和电影运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。在《野草》中,作者通过对种子、野草和生命力的歌颂和肯定,表达了他对黑暗现实重压的蔑视,对民众力量的信赖。本文揭示了一个真理:民众(野草)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。

夏衍这篇杂文,写于抗战中期,中心意思是鼓舞人民坚定抗战胜利信心,用的是象征手法。用野草象征顽强的生命力,不自夏衍始,白居易有“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。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的诗句,鲁迅有《野草?题辞》的名篇。夏衍的新贡献,是在于将野草这一象征形象,表现得更加完整,赋予它的象征意义更加广泛,刻画出了新的艺术意境。首先,作者用强烈的对比,表现了野草不为人所注意,而实际上是巨大无比的力量。一方面是任何机械力都不能将其完整地分开的致密而坚固的头盖骨,一方面是普普通通的种子;一方面是横压其上、密布其旁的巨石,一方面是看似柔弱的小草:彼此争斗的结果却是种子和野草的胜利,()骨骼被切分,巨石被掀翻。对于骨骼与巨石这些庞然大物,野草是一种“可怕的力量”。这是作者要告诉我们的第一点。其次,作者分析了野草的力量之所以如此之大,是在于它的“韧性”。它是一种不断生长着、扩大着的生命力,它不求速胜,而能“长期抗战”,不达目的,决不终止,这样,它就使一切强大之敌显得脆弱而渺小了。再次,作者又分析了野草所具有的乐观主义=精神。生长的条件无论怎样恶劣,它也不会悲观和叹气;它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斗争性,它为经受磨练而更加意气风发;它对自己的前途充满自信。

野草的力量是一种强大的、韧性的、乐观的、有前途的力量。这人格化了的野草,绝妙地、完整地、贴切地象征了正在坚持“长期抗战”的我们的伟大中华民族,和神圣的民族战争的光明前途。在借用野草歌颂民族精神的同时,杂文又借那种见不得风雨、需要特殊抚植、苟安于玻璃棚中的“盆花”,对国民党政府在抗战中所表现出来的依赖性、软弱性、妥协性,也作了形象的揭露和尖锐的讽刺。为与朴素的野草形象相吻合,杂文取朴素的文风,不事雕刻,力避华美。开头貌似闲谈,意在反衬,自然地引起下文,最后以“哄笑”盆花嘎然结束,起的自然,收的利落。

优秀员工感言
对母亲说的话